武磊留洋西甲背后:闽南昔日玩具大亨陈雁升浮出水面 家族质押股权比例已达2678%

中国球员武磊转会皇家西班牙人俱乐部20天后迎来首发机会。国内球迷如此沸腾,因为距离上一次中国球员在五大联赛打首发已经2857天,武磊作为首发出场了72分钟。

西班牙人俱乐部成立于1900年,这支西甲球队的老板是中国人――来自潮汕的70后商人陈雁升,他将中国目前最好的球员引进了西甲。

中国足球自一个月前在亚洲杯遭淘汰之后,当39岁的队长郑智赛后含泪向球迷道歉时,中国球员新老断代后继无人的问题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而武磊,这位近年来凭借优异表现很快代表中国最顶级竞技水平的球员,一夜之间成为多数人眼中的期望。

来自潮汕的昔日玩具大亨陈雁升,突然成了中国足球资本圈的红人,凭借3年前收购西班牙人队,他的公司星辉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辉娱乐”)在几乎没有付出更多代价的情况下,就参与甚至主要享受了这场万众瞩目的交易所带来的红利。

陈雁升,1970年出生在广东澄海一个农村家庭,澄海是中国的玩具之都。20世纪90年代初,20多岁的工厂打工仔陈雁升辞职创业,和妻子陈冬琼一起成立了星辉塑胶厂。他每天工作18小时,跑到采购商聚集的酒店逐个敲开房门推销他开发的第一款玩具――电动足球,这款玩具大受欢迎,他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

陈雁升的偶像是潮汕商人李嘉诚,年纪轻轻的陈雁升就有着潮汕商人的那种拼劲,这也是他初期事业成功的主要原因。2000年,他的生意逐渐做大,30岁的陈雁升注册成立了星辉塑胶公司,生产传统塑胶玩具,这就是后来星辉娱乐(300043.SZ)的前身。

那时,陈雁升和他的玩具厂还没有太大名气,直到2004年迎来了转折点。当年陈雁升带领销售副总前往德国宝马总部,说服宝马首开授权中国企业的先例,他的公司成为国内第一家获得世界500强汽车厂商授权、将真车制作成模型的玩具企业,公司踏上了专业生产车模之路。后来,又陆续获得了奔驰、奥迪、兰博基尼等28个世界知名汽车品牌的超300款车模生产的品牌授权。

2010年,陈雁升的“星辉车模”在创业板挂牌上市。上市后的几年,国内传统玩具行业面临增长放缓的趋势,陈雁升果断选择了转型。2013年起,星辉通过兼并收购,产业链延伸至游戏、影视领域,为上市公司注入了文化娱乐概念,公司在2014年正式更名为今天的星辉娱乐,游戏业务成为新的增长点,试图寻求“玩具衍生品+游戏+影视”的变现可能。

真正让陈雁升走进大众视野的,是他买下了一家欧洲五大顶级联赛的足球俱乐部。2015年11月,星辉娱乐注资6000多万欧元控股西甲球队西班牙人足球俱乐部,继而向西班牙人队进行增资,累计投资1.02亿欧元最终持有西班牙人俱乐部99.35%的股权,在2016年完成了收购。

这不是中国资本首次进入欧洲足球俱乐部,就在他收购的几个月前,万达集团以4500万欧元收购了同为西甲球队的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20%的股份,但星辉娱乐是首个控股欧洲五大联赛足球俱乐部的中国企业。

陈雁升成为欧洲五大联赛俱乐部历史上的首位华人主席,一时名声大噪,那时他才45岁。从照片上看,他微胖,面容祥和,看起来是典型的潮汕商人脸。

那段时间,去海外买球队是资本大佬最流行的游戏,这源起于2014年中国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这份被称为“46号文”的文件让敏锐的资本迅速涌向体育领域。

相对于入股马竞的万达集团王健林,后来购入国际米兰70%股权的苏宁,入主了英冠联赛狼队的郭广昌,陈雁升和他的星辉娱乐在买球队的浪潮里远不及那些富豪和明星公司的光环起眼,处于亏损状态的西班牙人队,成绩亦在同城球会巴塞罗那队的阴影之下,彼时外界对这桩交易讨论并不热烈。

在接下来几年的国际赛事中,国际米兰的成绩摇摆不定,虽然保持着豪门的身份,但与顶峰期已相差甚远。狼队自郭广昌进入后,冲超成功但很快丧失话题。王健林押注的马竞在随后几年进入上升通道,但由于企业自身原因,万达退出了马竞。

在这之中,陈雁升的西班牙人队在西甲联赛中始终保持着稳定水平。对操盘者和球员来说,它既不像国际米兰那样门槛甚高,又比狼队这样的球队优质不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陈雁升的选择,以及西班牙人队本身的属性,为之后引入武磊,帮西班牙人队打开中国市场埋下了伏笔。

“星辉从海外切入,以商业的角度,让西班牙人俱乐部走向国际化。特别是以中国为突破口,这对我们中国的产品起到很大的推广作用,同时我们也利用中国国内股市的支持,来发展我们俱乐部。”陈雁升在接受《西班牙人杂志》采访时,强调自己的眼光和战略,但透过星辉娱乐这家公司的基本面,或许更应该说,陈雁升运气不错。

布局体育业务的国内资本大佬们,多多少少都表露过自己内心的足球情结。在国内,投资足球俱乐部本身从来是一桩赔钱的生意,商业回报通常都在足球之外。足球能带给他们公司主业品牌巨大的曝光度,也是与政府打交道的一种途径,因此,中超联赛过去多年都被财大气粗的房地产开发商围猎。

几乎没有人妄想通过经营国内足球俱乐部来赚钱。而陈雁升,买下西班牙人后,俱乐部运营直接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二大收入。

这也与他投资的是海外俱乐部相关。相比国内,选择并购海外老牌球队的资本,更注重在资产保值的同时获得资本回报。郭广昌和旗下的复星国际2016年花6000万英镑买下狼队,两年后,狼队冲击英超成功。西班牙人队的国外老牌球队还是基金的选择,黎瑞刚的华人文化联手中信斥资4亿美元入股曼城等投资行为,也是同样逻辑。因此,即使在并购海外俱乐部的队列里,陈雁升更像一个保守的经营者。

2018-2019赛季,星辉娱乐在西班牙人队的引援上仅花费1800万欧元,引入两名球员。而通过出售球员、自由转会及租借回归,俱乐部在转会市场上的总收入为2500万欧元。

根据2018年半年报,去年上半年星辉娱乐营业收入16.38亿元,其中西班牙人足球俱乐部贡献4.84亿元,占近30%,而公司在报告期内的净利润为1.41亿元,其中有超过8396万元均来自这个收购不过3年的海外俱乐部。在经营玩具多年之后,足球俱乐部无疑已成为星辉娱乐新的现金牛。

以“星辉车模”的名字登陆资本市场时,星辉的年收入规模仅两亿出头,其中,车模的收入占比近八成。2013年,星辉董事会启动了以“玩具+游戏”的转型,先后收购了手游开发商畅娱天下、酷果广告,取得了金庸、梁羽生等人相关作品的游戏改编权,从车模为主的传统线下实体娱乐产品,往游戏为代表的线年年报中,陈雁升署名了一篇慷慨激昂的致

信,表明了他对未来文化娱乐商业发展方向的判断。公司并购的步伐继续,以 8.12 亿元收购游戏公司广东天拓资讯,出资 1.6 亿元增资参股西安曲江春天融和影视公司。星辉车模在证券市场的简称也在这一年变更为“互动娱乐”。到2016年,游戏业务反超玩具业务,成为公司收入的最大头。同年,完成西班牙人俱乐部收购后,体育业务首次纳入财报中就占营收总比的20%,这家刚买来的俱乐部为星辉娱乐贡献了3109万元利润。被星辉娱乐收购时,西班牙人队处于亏损状态,在2014年7月1日至2015年6月30日间,净亏损36.52万欧元。

一般认为,足球产业盈利能力较弱, 回报周期长。 星辉娱乐从收购西班牙人俱乐部的交易中迅速获益,除了投入保守,另一大原因是直接受益于西班牙足球联赛转播权改革带来的红利。根据西班牙职业足球联盟对电视转播收入的分配改革办法,2016-2017 赛季开始,联盟将西甲联赛电视转播权整体收入的50%将平均分给20家球队。

西班牙人俱乐部的总收入的构成中,包括电视转播权、球员转会、赞助广告、门票、衍生品收入等,其中电视转播权收入占总收入比例接近50%。

要进一步通过俱乐部获得商业利益,主要业务在国内的陈雁升明白,聘用中国球员才是俱乐部打开中国市场的最佳方式。2019年,他迎来了国内最优秀的球员武磊。

多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武磊的转会,其实是多方面促成的结果。现在看来,除了球员与俱乐部本身的意愿,出售方,乃至足协管理层,都对这场交易抱有预期。

当中国足球面临新老断代的尴尬时,武磊留洋成为各方的希望。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很多人认为上海上港放走武磊是无奈之举,甚至包括上海上港队的明星外援胡尔克也曾表达对武磊离开的担忧。

然而各方似乎都在为武磊留洋提供便利。对上海上港俱乐部来说,他们做出了极大的“牺牲”。这名中国顶级球员的转会费仅为200万欧元(约为1500万人民币),这样的价格在中国足球转会市场可能都买不到一个U-23(23岁以下)球员。

记者了解到,为了让武磊成功接受转会,这家在国内以重金投入而闻名,有着国企背景的俱乐部甚至向球员主动提供了一笔补偿。

上海上港方面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做出了一定牺牲,但是这样可以帮助中国足球进步。

这场交易在当下中国足球的复杂背景下有着另一层意义。中国球员上一次在欧洲五大联赛踢球已经是8年前的事。中国官方近年来对足球的期待和要求与日俱增,球员最需要的则是积累高水平比赛经验,甚至广大中国足球的球迷们也似乎急需这样一则消息来提振信心。

更重要的是,俱乐部也可能因此获得潜在的收益。在仍未摆脱金元足球的中超联赛,口碑以及大牌球星带来的效应仍是诸多球队最核心的价值。在武磊转会的问题上,上港之所以愿意放行,也与其

结束后将很大可能重归上海上港有关,武磊今年28岁,他仍有一段足球生涯可走。武磊要留洋,陈雁升的西班牙人队几乎成了最佳选择。这位玩具大亨所收购的俱乐部在西甲联赛排名中游,最适合武磊这样的球员留洋发展,因为以中国球员的水平,要想在五大联赛中保证第一轮换,争取首发往往并不容易。而陈雁升的星辉娱乐在2015年拿下这家俱乐部,从某种意义上也是给现阶段的中国足球提供了机会,对于留洋的中国球员来说能够踢上比赛才是最为重要的。

如此背景之下,陈雁升也成了最幸运的人。“西班牙人队签约武磊实现了俱乐部主席陈雁升先生的愿望。”西班牙人俱乐部在官宣声明中这样写道。这家西甲俱乐部为武磊提供了“2+1”的合约――一份2年的合约,另外还有1年可选的续约条款。他们同样也希望通过武磊的加盟,迅速打开中国市场。

作为中国最顶尖的球员,“武磊效应”已经给这家成绩平平的西甲俱乐部带来了额外的好处。两周内,武磊的24号球衣就卖出了5000件,俱乐部的

涨粉一倍,球队Twitter粉丝数增加了3倍。中国市场迅速给予响应。在武磊的西甲首秀中,中国有超过4000万人观看了比赛。而整个西班牙,也只有4657万人。中国将国脚送到了西班牙人俱乐部,星辉娱乐在资本市场上又有了新故事可讲,但似乎这个故事并不轻松。资本退潮后,不乏投资失败的案例被拍在沙滩上。中国资本玩家李勇鸿牵头收购AC米兰,投入近10亿欧元,短短15个月血本无归。中国商人夏建统以7600万英镑收购英格兰老牌球队阿斯顿维拉55%股权,连续两年冲击英超失败后以3000万英镑亏本售出。陈雁升的经营能力和财力都将进一步被放到聚光灯下。

快报可以得知,2018年度营业总收入28.29亿元、净利润2.38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增长2.66%、3.66%。但同比微增是建立在2017年净利润骤降近50%的基础上,因此,2018年净利润数额还比不上2014年。尽管有游戏和体育两大概念加持,星辉娱乐的股价却得不到提振,反而跌跌不休。2015年股市红火之时,星辉娱乐的股价一路涨至最高点23.76元,此后走向下跌通道,2018年10月跌至2.89元,跌幅近90%。

根据2018年胡润国内富豪榜,陈雁升以53亿身家排名767位,比上一年下降了200名,财富缩水了24%。今年1月14日,星辉娱乐

了陈雁升质押6.41%股权用于个人融资需求,截至公告日,陈雁升共持有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32.77%;累计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22.84%。陈雁升家族持股47.91%;质押的股份比例为26.78%。作为星辉娱乐的支柱业务,国内游戏行业正经历严峻考验。去年3月份开始,游戏版号暂停审批,直到年底才放松,不少小游戏公司在这一轮监管中濒临崩溃,处于调整之中的网络游戏行业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从整个公司来看,游戏业务仍然是星辉娱乐目前的收入大头,2018年上半年业绩里一半的收入均来自游戏,半年总流水已经接近2017年全年流水。过去几年,星辉娱乐开发了多个畅销游戏,如《龙骑士传》《三国群英传-霸王之业》《苍之纪元》《倚天》等,根据财报信息,《三国群英传-霸王之业》月流水达到亿元水平。而发家的玩具业务占全公司营收的比例不足16%,也是三大业务里唯一出现营收金额同比下降的,减少超过11%。外汇汇率的波动以及贸易壁垒带来的风险,让玩具业务在市场行情低落的局面下,面临更大的考验。

的提问称,该年度上线的游戏均在游戏版号审批暂停之前已取得版号,目前对游戏业务的正常开展没有影响。陈雁升的足球生意就这样推向了新高度,这个在致股东信中感恩时代的“非一线”商人,被时代推到了潮头。在这场众人合力完成的商业布局中,不确定的因素可能是球队乃至武磊个人今后的表现,确定的是,在可见的未来,他和他的公司都将因此而收益颇丰。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